2020
文字实录 | 《新闻1+1》白岩松连线黄璐琦:临床疗效树立中医信心

日期:2020-04-10 10:52:52

A+ A-
来源:央视新闻
 
      4月6日,央视《新闻1+1》栏目,白岩松连线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黄璐琦院士,围绕中医药治疗重症新冠肺炎患者、面对重症患者是以中医药为主还是以中西医结合的方式进行救治等问题,介绍了中医药救治的临床效果。以下是文字实录:
 
\
 
      白岩松: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全国中医药系统抽调了4900余名医务人员驰援湖北,组建了5批773人的国家中医医疗队,进驻和接管部分医院。对于黄璐琦院士来说,接管的是金银潭医院南一区,负责重症的治疗。
 
      之前我们知道,在方舱医院里,中医治疗轻症患者疗效非常显著,用中医药治疗重症患者效果如何?
 
\
 
      黄璐琦:首批国家中医医疗队由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和西苑医院的专家组成,接管的是金银潭南一区重症和危重症(患者)。截至3月30日18点,我们一共收治重症、危重症患者158名,出院病人140名。其中,中医辨证单纯中药治疗88例。
 
      效果如何,我们做了一个评估,对金银潭医院具有可比性的8个病区做了分析。分析了2月1号到2月29号这个时间段的862例患者,南一区死亡和转出(恶化率)是一位数,其他7个病区平均是两位数。从这里可以看到,中医中药对重症、危重症患者的治疗效果。
 
      白岩松:在面对重症患者时,是以中医药为主还是中西医结合?
 
      黄璐琦:我们一共收治的是158名患者,出院140名。其中,中医辨证单纯中药治疗88例,中西医结合(治疗)是42例,西医(治疗)出院的是10例。所以可以看到,我们还是以中医治疗为主。
 
      白岩松:在面对重症患者时,您是否见证了很多患者或者是西医同行开始时不信任(中医药)的地方,以及转变的过程?
 
      黄璐琦:我们是大年初一到(武汉),1月29日正式接管病人,1月31号收治新病人。那么,2月3号中西医结合出院8批患者,通过一周的边救治、边总结、边研究,我们把信心树立起来了。
 
      在后边就拉出我们中医药的救治方案,在什么情况下可以用中药汤剂加中药注射剂来治疗重症和危重症患者,在什么情况下需要上抗生素。举个例子,比如说白细胞大于1万,或者是中性粒细胞大于95%,这时候就需要上抗生素。所以说,这种信心不仅来自于患者和同行,更多来自于我们自己。
 
      白岩松:您领衔研发的化湿败毒颗粒,现在效果如何,能不能更快地成为大家需求的和有效的药物?
 
      黄璐琦:这种效果需要严格的临床证据,我们有过55例回顾性研究,其中有23例是中药,32例是西药,我们把化湿败毒颗粒加中药注射剂治疗,在核酸转阴、c-反应蛋白、淋巴细胞绝对值、红细胞沉降率、肌红蛋白、铁蛋白方面,都有明显改善,并且优于西药组。
 
      另外,我们在东西湖方舱医院,对894例患者其中452例患者用上了化湿败毒颗粒,在核酸转阴方面有显著性的差异,这是一个严格的随机对照实验,所以这种严格的临床证据,证明化湿败毒颗粒是非常有效的!获得临床的意义就在于我们把这一次中医药对于疫病的认知和理论,以及临床疗效进行了有效的转化,有了一个物化的载体,能够更加便于推广和使用,所以我们非常希望能够尽快地拿到新药证书。
 
      白岩松:经过这一次疫情,中医药的科学循证信心是否增强?
 
      黄璐琦:应该说信心的话我们在增强。中医药对于世界所有医学来说,是一个认知的过程。如何让世界来认知,就需要严格地按照现行的高级别的临床的循证研究,为此中国中医科学院还专门成立了中国中医药循证医学研究中心,来研究中医药的临床疗效,获得高级别的临床证据。通过这次疫情,我们一共设计申请了三项临床研究,都是严格地按照现行的国际通用的方法来研究。
 
      白岩松:现在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蔓延,中医药是推广到世界还是被需求?
 
      黄璐琦:我认为是以需求为导向,面对此次疫情,全世界都在寻找有效的方药,有效的救治方案。那么是否有用,需要临床疗效来评判,对于中医中药来讲,这是一个机会,这是机遇。因为在救治过程中,我们已经形成了一个有效的救治方案,这些救治方案有严格的临床证据来说明的。我想是这样,应该能够重视和认知中医中药所具有的这种疗效。
 
      白岩松:您对中医药未来的走向是否有初步答案?
 
      黄璐琦:作为国家的中医医疗队,救死扶伤是我们的根本宗旨。作为国家的中医医疗队,还必须有一项使命,就是在这一次疫情中要证明中医药的优势和特色。这场战“疫”已经证明了中医药的优势和特色。下一步如何走,习近平总书记给我们中国中医科学院60周年贺信里边明确提出要继承好、发展好、利用好,去年习近平总书记进一步明确提出我们要传承精华,守正创新。
 
      通过这一次疫情,我们可以这么说,中医药对疫病的理论也是一个不断在传承和创新的过程,从东汉的伤寒到明清的温病,到今天的湿毒、湿疫、湿毒疫,这些都是在理论的传承和创新的过程中。所以未来如何走,我想就是传承精华,守正创新。
 


鑫乐博彩票平台 彩票平台77 彩票平台33 彩89彩票平台 易点彩票平台 胜通彩票平台 6538彩票平台 百易彩票平台 彩票平台8 178彩票平台网